不只是IVOD:在委員會現場,我們看到什麼?

文章類型 國會評論
發布時間 2019.11.22, AT 01:59 PM

9/27 旁聽交通委員會 NCC主委石世豪備詢

黃莉婷

上週四與公督盟國會監督志工團一同前往交通委員會旁聽,會議的主題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任委員石世豪就「『跨媒體壟斷法』之草案研擬方針及未來明確執行進度與期程目標」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質詢。

9/1的反媒體壟斷大遊行,近九千名民眾齊上街頭抗議,引起社會不少關注;由於反壟斷的議題持續發酵,這次的會議也有不少媒體記者前來採訪。然而,多半的媒體記者在會議開始後約一個小時就離場了。中午會議休息前最後一位質詢的管碧玲委員上場時,現場的媒體記者已經所剩無幾。

利用立法院IVOD觀看會議時,只能看到質詢的委員和答詢官員,無法得知會議現場情況。這次親臨會議現場旁聽,觀察到幾個有趣的現象:一、有位委員一開始說話態度很平和,講到一半聲調卻突然提高,讓台下的我們納悶「他是否為了博版面而刻意裝出生氣的樣子?」我們也看到在台上委員講的義憤填膺的同時,台下的記者們紛紛偷笑。二、熟悉立法院的人或許都很清楚,但一般民眾可能很難從IVOD上發現:其實很少委員會從頭到尾待在會議現場,多半是等到快輪到自己上台質詢了,才出現;然後一質詢完,就又離場了。也因此,在NCC主委石世豪答詢前後矛盾時,僅有一直留在會議現場盯梢的葉宜津委員提出抗議。

除了反壟斷,李昆澤、楊麗環、羅淑蕾、管碧玲皆提出有線電視費率的相關議題,各有不同觀點,提出資料的豐富度也不相同。李昆澤委員提到全國有34區是壟斷的,關心媒體收購價格若不斷提高,這些成本是否都轉嫁到消費者的收視費用上。楊麗環委員認為有線電視費率能降當然要降,但擔心如果管制太嚴格,業者都小小的、分散資源,會讓節目都是抄來抄去,失去應有的品質。羅淑蕾委員則提到,有線電視系統業者賺的錢太多了,頻道台只拿1/3太少,這些錢沒有被拿回去投資做更好品質的節目。羅委員並以表格列出數家電視系統業者的毛利率,認為稅前淨利明顯太高!而管碧玲委員則拿出數據、資料說明「為什麼有線電視費用降不下來?」── 因為系統業者被合併後,母公司集團除了將債度轉移給原本賺錢的有線電視業者,甚至利用高額的顧問費、借貸、買商譽、買品牌等等手法,讓系統業者的財報呈現虧損、或毛利率極低的狀態,以致於地方政府在做價格審查時,難以調降價格。

立法院常以「IVOD都看得到」為理由拒絕開放會議現場旁聽;然而,在實際進到委員會現場去旁聽後,我們發現的確有很多會議現場的情況和突發狀況,是只有在現場才能觀察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