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立委從占領國會運動得到教訓了嗎?

文章類型 轉發新聞稿
發布時間 2019.11.26, AT 11:32 AM

【聯合報╱社論】

三三○凱道示威昨夜和平落幕,學生回到他們占領的國會議場,繼續堅守。此時此刻,反而是失去政治舞台的朝野立委備感落寞,試圖從今天起恢復若干委員會的議事運作。問題是,歷經近兩個星期的學運抗爭,立委們對自己失去問政舞台的前因後果又作了什麼檢討?

延續了兩周的太陽花運動,讓不少國人對民主運作常軌受到的破壞感到憂心忡忡;然而,只要學生保持和平、非暴力的抗爭原則,對社會秩序不致構成太大影響,外界其實無需過度擔憂。反過來看,如果立院恢復召開委員會,而朝野立委卻依舊在那裡推擠、杯葛、議而不決;那樣的話,開不開議其實沒有多少差別。有什麼民眾在懷念打打鬧鬧的立法院嗎?

學生占領國會議場,雖聚焦在「反服貿」議題,但別忘了,服貿協議之所以弄成今天的局面,完全是朝野立委爾虞我詐、機關算盡的結果。表面上,立委張慶忠神奇的「卅秒過關」是引爆點;實際上,這項法案自去年六月送審至今已經九個月,民進黨的手段就是一味地「拖」,國民黨的因應就是不斷地「擋」,上演的都是立法院一貫的攻防爛戲,哪有國家大局可言。也因此,整整九個月過去,法案仍在原地踏步,以致最後轉瞬潰敗在群眾的懶人包行動下。

在先進民主國家,占領國會是破壞憲政體制的嚴重脫軌行為;但在台灣,學生占領立法院多日,卻被許多人當成英雄崇拜。原因無他,馬政府的民意支持度偏低是其一,而立法院因長期失能、空轉、密室交易而失去人民的尊重與期待,則是另一主要因素。

事實上,自學生進占立院迄今,許多立委對於失去問政舞台、發言權拱手讓人,似乎表現得根本不以為意。其間,王金平院長四度召集朝野黨團代表協商對策,結果一再流產,無法得到任何有助舒緩大局的共識。這就是台灣的立法委員,擅長杯葛、鬥爭、伏擊,卻完全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遑論對國家施政大計提出正向、建設性的思考。

從這個觀點看,這次學運如果企圖有所成就,只把箭頭一味對準馬政府,卻不對立法院發出責難之聲,恐怕失之偏頗。事實上,如果從張慶忠的「關鍵卅秒」再往前推,先前的幾次委員會是誰以霸占主席台的方式在杯葛服貿的審議?是誰把只有「過」或「不過」兩條路的服貿協議,在密室協商中變成了需要「逐條審查」的模式?是誰把服貿協議公聽會拖延了九個月之久,而人們對它的了解卻仍僅止於懶人包程度?這裡,要回答的問題太多,遺憾的是,抗議群眾心裡裝得進的答案卻太少。

仔細觀察這次太陽花學運,從學生發動突襲占領議場,到秩序的維持、資源的募集、感性的號召、國內外的宣傳及活動策劃,在在讓人側目。以這樣的智慧、行動力和組織力,台灣學生的國際競爭力令人側目,根本毋需擔心市場開放會對台灣造成致命衝擊。過去廿多年,各行各業的台商西進打天下,許多中小企業因此變得強大,不是嗎?也因此,把學運訴求咬死在「退回服貿」,未免失之狹隘;必須務實調整,才不會流失正當性。

亦即,三三○凱道的盛況誠然可觀,但持續兩周的學運必須設法擺脫「以民主之名妨害民主」的矛盾,才有最後稱勝的機會。畢竟,民眾對學運的支持,並不是要以政府停止運作為代價;而就算立法院效能再差,國家還有許多服貿協議以外的案件待審,那些都事關不同民眾的權益與福祉;學生終須讓出議場,讓其他法案進行。否則,示威學生若變得跟那些只會鬥爭、聽命動員的立委沒有兩樣,豈不變成自己所鄙薄的人?

當全國的目光都擺在學生身上,其實也是朝野立委應該汗顏的時刻。立委們一手製造的災難,自己卻無法收拾,弄得全國員警兵疲馬困,人民惶恐焦慮,學生義憤難安。今天重返立院之前,王金平院長應該率朝野黨團向人民鞠躬致歉吧!

【2014/03/3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