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傳媒】新新聞》傅崐萁「受益」新版監刑法,獄中照樣「服務選民」?

文章類型 轉發新聞稿
發布時間 2020.06.11, AT 05:39 PM

受惠於新版《監刑法》,剛入監的立委傅崐萁有機會在獄中行使問政職權。(顏麟宇攝)受惠於新版《監刑法》,剛入監的立委傅崐萁有機會在獄中行使問政職權。(顏麟宇攝)

韓國瑜,你自己加油,我沒有辦法陪你了。」挺韓大將、無黨籍立委傅崐萁,今年五月中旬得知自己因炒股案被判刑定讞後,即使情緒低落仍不忘送上最後的關心給好友。「花蓮王」淪為階下囚沒多久,「韓禿子」即慘遭高票罷免,兩人一夕之間成為政壇的難兄難弟。

辦公室照常運作成政壇怪象

其實兩人在政壇上都還有扭轉戰局的空間。傅雖然身陷囹圄,但受惠於《立法委員行為法》的立法漏洞而保住立委資格,服完刑後還能無縫接軌地回歸立法院;韓國瑜雖遭罷免但並沒有失去政治聲量,如果有機會攻下國民黨主席,說不定還能助攻傅回復國民黨籍。

畫面轉回五月二十五日,因凱聚炒股案被判刑兩年十月定讞的傅崐萁,選擇當天進入花蓮監獄服刑。不過他霸氣宣布不支薪且「服務不打烊」,讓外界一頭霧水,有人痛批他講幹話,質疑「入監怎麼可能行使立委職權?」

沒想到,缺了男主人傅崐萁的立院辦公室和地方服務處仍然順暢地運行著,成為政壇怪象。緊接著,媒體又爆出他擬在牢裡申請「視訊問政」,雖然這個消息被傅崐萁立院辦公室痛斥為臆測及捏造不實言論,但在台灣現行的監獄制度裡是否真的可行,倒是讓外界捏了把冷汗。

新版的《監獄行刑法》(《監刑法》)去年底三讀通過,大幅放寬及提升受刑人的權利,矯正署半年來馬不停蹄地擬定授權子法,和人權團體開會磋商後也獲得共識,目前已對外公告子法徵求意見。這套獲得民團認可的新版《監刑法》將在七月十五日正式上路,剛入監的傅崐萁立刻成為受惠者。

傅可趁接見、特見傳達指令

傅崐萁能不能在牢裡「做立委」?這個問題的答案沒有人可以明確回答。立法院對外強調,傅會依例「停權」,待他出獄後才能行使立委職權,不過立院能憑哪一條法規來圍堵他,沒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針對立委帶職入監怪現象,公督盟呼籲傅萁自行辭職,並要求立法院修法補漏洞。(潘維庭攝)針對立委帶職入監怪現象,公督盟呼籲傅萁自行辭職,並要求立法院修法補漏洞。(潘維庭攝)

「翻遍新法才發現,真的無『法』可管,如果傅崐萁要蠻幹,確實有可能發生『牢裡問政』的爭議場景。」熟悉獄政制度的人士極為擔心。他也連珠炮似地質疑,當初行政院討論《監獄行刑法》或矯正署官員制定授權子法時,怎麼可能特地幫立委量身打造防堵條款,立委在牢裡要如何行使職權?這個問題怎麼會是獄政系統要想辦法解決的?立法院應該收拾自己的爛攤子才對。

由於獄政法規上沒有明文禁止,外界好奇的是,立院即將召開臨時會,新版的《監刑法》也即將上路,傅崐萁到底可以怎麼搞「獄中問政」?

回到傅崐萁的牢獄現況。據了解,他剛結束十四天的隔離檢疫,目前屬於累進處遇裡最低的第四級,僅能享有每周一次、每次最多三十分鐘的「隔窗」接見機會。依照舊法,他在這階段只能接見最親近的家屬。

但新法施行後,監所就不能限制他想見的對象,屆時監所長官(典獄長)也有權增加他的接見次數或時間。此外,傅如果和律師或辯護人見面,監所更是只能監看,不可偷聽及錄音錄影,獄方甚至不能限制律師接見次數和時間。而傅崐萁也可以改用立院辦公室名義或其妻徐榛蔚以花蓮縣府名義辦理「特見」,只要典獄長同意,傅不必隔著窗,可以在監獄指定地點,當面向部屬或親友「面授機宜」。

挑戰「視訊質詢」?技術門檻太高

這些保障人權的規定,讓傅可以利用機會交託各種政治任務給部屬,繼續維持政治能量,不會白白浪費牢獄歲月。

除了外人能進來監獄探視傅崐萁,這套新法也同時增加他對外聯絡的管道。往後,傅只要提出正當理由,就能透過打電話、遠距接見或視訊等各種方式與外界聯繫。不過,讓外界疑慮的是,如果他提出的理由叫做「在立法院視訊質詢」,到底有沒有可能成功?

一名資深管理員對這個議題潑了一桶冷水。「講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卻比登天還難。」他分析,根據矯正署擬定的〈監獄及看守所辦理通訊設備接見辦法〉規定,傅若想進行「視訊質詢」,必須由立法院預先檢附證明文件向監獄提出申請,監獄還得審核傅崐萁的教化需求、身心狀況才能決定准駁。此外,即使花監破天荒同意,監獄裡的老舊通訊設備也不一定能和立院器材接軌,要同時進行雙向通訊,兩個單位的時間還得銜接得天衣無縫才行。

「要完成視訊質詢須克服的技術門檻太高,值得警惕的是,監獄開放『接見』的目的,並不是讓立委拿來『特權問政』的,獄方如果為傅開先例,往後也不能拒絕其他立委了。傅曾入過監懂得規矩,這招可能會引發其他受刑人眼紅,更容易橫生政治效應,他不可能傻到為難監所。」這名管理員斬釘截鐵地說道。

轉外役監更有機會做選民服務

或許對傅崐萁而言,要履行問政職責,祭出書面質詢才是平緩的康莊大道。新版的《監刑法》充分保障受刑人的祕密通訊自由,除非傅出現「妨害監獄秩序遭調查」等違規狀況,否則獄方只能檢查其書信是否夾帶違禁品,禁止翻閱內容。而傅和律師及和「公務機關」(例如立法院等行政單位)書信往來的內容,監獄更是全面禁止閱讀。

受惠於這些規定,傅可以透過接見、特見、信件、電話或視訊設備等方式,隱密遙控立院辦公室或地方服務處,更可以透過立法院辦公室提出書面質詢或接受陳情,繼續做選民服務。難怪外界充斥要他請辭的聲浪時,他始終置若罔聞。

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前中)顏家代表的黑派,在地方具有相當實力。(新新聞資料照)同樣曾帶職坐牢的顏清標(前中),當年在獄中擔任管理伙食的「伙頭」。(新新聞資料照)

知情人士私下說,傅是現任立委,監獄不至於讓他做苦差事,比較可能安排他擔任「服務員」(雜役)等管理職,據說顏清標當年入監時也擔任過管理伙食的「伙頭」,這些行政職被監獄認定為「視同作業」,不必下工場勞動就能穩穩累積處遇分數,更有機會爭取到外役監服刑。

外役監是低度戒護的監所,受刑人白天工作時行動自由,獄方也會適度安排受刑人和配偶(或直系血親)同宿,成績優良的受刑人更能在例假日或國定假日「返家探視」。如果傅崐萁有機會前往在地的花蓮自強外役監服刑,將有更多機會延續選民服務工作。

立委「自宮」修法解職只聞樓梯響

傅崐萁並不是第一個帶職入監的立委,前立委邱毅、顏清標早就是前方標竿。而邱毅在二○○七年帶職入監時,曾有綠委揚言修法增訂立委解職條款,可惜喊了十多年,卻始終只聞樓梯響。對於這種立委帶職入監的奇特現象,綠白陣營近日磨刀霍霍提案修法,想在《立法委員行為法》增訂判刑入監解職條件,更要禁止身陷牢獄的立委領取歲費及公費。

可惜,這些衝著傅崐萁而來的提案,即使通過施行,也將因無法溯及既往而約束不到傅崐萁,反而變相衝擊其他立委的權益。因此,立委提出的「自宮」草案會不會落入「雷聲大、雨點小」的命運,頗值得外界持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