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酬庸的藍營不分區應知所進退

文章類型 轉發新聞稿
發布時間 2019.11.25, AT 09:46 AM

國民黨敗選後,內部檢討聲浪四起。立法院馬上要開議,國民黨首度淪為國會在野黨,將以僅存的卅五席立委對抗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大軍。國民黨改革要往什麼方向走,暫時仍莫衷一是;但如何在主要民主制衡場域的國會發揮戰力,目前可以考慮的方向,應該是重新盤整立委戰力。

這次不分區立委,國民黨共取得十一席。其中六席屬於「專業組」,不論新人舊人,各有學術或實務專才,爭議不大;但另五席的「政治組」,從提名首日就備受外界批評。當時朱立倫不諱言,這些不分區立委的提名是基於「政治考量」,一則是在平衡地方,一則是作為「未來縣市長選舉的儲備人才」,兩年後必須披掛上陣參選。說穿了,「政治組」立委基於「酬庸」的成分甚高。

從選舉結果檢視,當初希望藉由「酬庸」以吸引政黨票的目的,卻完全落空。若依名單一一盤點,列不分區第一名及第七名的是高雄立委王金平和黃昭順。上次立委選舉,國民黨在高雄還當選二席,政黨得票率為三成九,總統得票率約四成四。但這次選舉,高雄立委全盤盡墨,政黨得票只剩下二成二,總統得票二成六;顯示王、黃兩人並未發揮什麼吸票、固票作用。

桃園的吳志揚名列不分區第八,但這次桃園立委從上屆六席全上的「全壘打」,掉到只剩兩席;政黨得票率從四成九降至三成,總統得票從五成七降到二成二。雲林的張麗善列不分區第九名,上屆雲林藍軍擁有一席立委,這次歸零,政黨和總統得票率分別從三成七、四成二降為二成五。花蓮的徐榛蔚列不分區第十,也未發揮鞏固當地立委席次的作用,花蓮政黨票從六成二降為四成四,總統得票率從七成降為四成八。代表屏東的曾永權,名列不分區十一名,這次因婦女保障名額因素而未上榜。而屏東的戰果同樣悽慘,不但立委歸零,政黨、總統得票率比起上屆也慘跌一成四、一成六。

由此可見,當初國民黨寄望不分區立委藉其形象、實力以達到吸票作用的目的,完全未發揮作用。進一步看,所謂為下屆選舉「儲備人才」之說,似也難言之成理。例如,吳志揚家族三代經營桃園,前年市長連任失敗,這次還要靠「不分區立委」經營下次選舉,道理何在?張麗善、徐榛蔚列入不分區,是希望大選中得到其家族奧援,但這種赤裸裸的「分贓」,最後的效果恐怕只是減分。至於黃昭順,身為在地資深立委,選前宣布棄選,卻轉身爭取不分區得逞。試想,打硬仗的黯然落選,避戰懼戰的卻安然重返國會,這算什麼公平正義?

爭議最大的,還是王金平、曾永權兩人。王金平擔任立法院長近廿年,以「政黨協商」之名對國民黨決策百般干擾。在大選過程,他為求爭取不分區提名,在黨內使盡拉扯杯葛之能事;從選舉結果看,其「責任區」兵敗如山倒,傳說中的「公道伯」神威何在?至於曾永權,歷任黨政要職,非但沒有為九合一敗選負責,轉任總統府秘書長,竟還來爭奪不分區席次。如此有過無功者,就算未來有遞補不分區的機會,他正當性何在?

再說,提名這些人選的考量之一,是作為「縣市長選舉的儲備人才」。但綜觀他們的特質,多屬傳統家族或派系人馬,其中有人根本無參選意願,有些人則根本難以贏得選民的尊敬與青睞。更何況,國民黨若要提早啟動世代交替,又豈能指望讓這些老派政治人物再扛起反攻大旗?

面對這場宛如大海嘯席捲的慘烈選舉,國民黨未來能否重建重生,就要看那些海嘯過後依然站著的人,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和毅力找到新的生存機會和法則,重新找回選民的支持。就這點而言,一些從國民黨區域惡戰中「熬」過來的戰將,應該符合這樣的條件。至於目前檯面上這批「政治組」的不分區立委,卻不像可以扛起重任的人,至少不像可以說服選民下次投國民黨一票的人。

不論是主席之爭或路線之爭,國民黨要談黨內改革及再造,都應優先考慮立法院的布局,並敦促不適格及未達當初提名目的的不分區立委及早「知所進退」,讓新正的「火種」人選登場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