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新聞稿】「太陽花學運後的國會改革」座談會

文章類型 記者會新聞稿
發布時間 2019.11.28, AT 02:26 PM

「學生退場後,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情了!」

 

太陽花學運佔領國會行動已落幕,然而本次運動帶給台灣不少的衝擊與省思,因此,公民監督國會聯盟今日舉辦「太陽花學運後的國會改革」座談會,透過各方學者專家的意見,為學運過後的立法院診斷把脈,點出國會改革的方向。

台灣國會長期被視為社會亂源之一,甚至被國外媒體評為世界上的無能國會之一。本次立法院議場的占領行動,更被視為代議政治長期失靈所衍生的結果。公督盟理事長施信民指出,在太陽花運動中,可以發現到國家從上游的憲政體制,到下游的國會運作都出現了問題。雖然導火線起因於張慶忠破壞協商結論,強硬將服貿協議送院會存查,但立法院的問題其實長久以來一直存在,因此,公督盟不斷推動國會運作正常化,不希望再看到杯葛取代討論,黑箱造成勾結,應該要促進議事透明化,並設立國會頻道,緊盯國會效能,別讓立法院淪為行政院立法局。

中研院社會所所長蕭新煌也指出,目前行政權獨大的情況,罪魁禍首是以黨意凌駕民意,將黨紀伸進國會的執政黨,應透過大法官解釋,解決五權分立失衡的問題,同時,也該釐清兩岸關係定位,到底地區對地區還是政府對政府。立法院審議兩岸協議應該先確定台灣是個國家。

對於兩岸協議談判,蕭新煌認為馬政府似乎始終以北京立場思考,一直在乎對方同不同意,而非站在台灣的角度,為人民利益談判,這使得他相當焦慮,不知道這個政府到底站在哪一邊,這個國家明天還在不在。經貿談判也該思考國安議題,對岸以經濟利益包裝政治企圖,不能單純以一般經濟學的假設討論,因此一定要立法將兩岸協議締結法制化,讓其過程透明化。

公督盟常務理事顧忠華則將本次學運比喻為政治大地震,讓黨國幽靈現出原形,而國會改革就好比災後重建。立法院應該趁這次機會,一鼓作氣大刀闊斧改革,效法人民議會的審議式民主,將紀律委員會納入外部成員,建立國會調查聽證權等等,也希望立法院行政單位能落實議事透明,重拾人民對國會的信任,讓國會浴火重生。

顧忠華老師也強調,一個健全的制度比好的執政者重要,現行制度總統有權無責,可說是民選皇帝制。憲政主義的重點應當是要限制有可能濫用權力的單位,現行憲法仍有相當大的改善空間,期待公民憲政會議能帶動民主熱潮,讓民主遍地開花。

東吳大學政治系系主任黃秀端認為,國會改革應從現今憲政體制談起。依現行制度,行政院長無須民意基礎,僅對總統負責,而執政黨又占國會絕對多數,在總統身兼黨主席的情況下,立法權難以制衡行政權,半總統制反倒成為超級總統制。同時,由於兩岸關係定位不明,兩岸協議不適用條約案,因此絕大多數兩岸協議皆是自動生效;然而,依照大法官520號解釋,立法院應有參與重大政策決策權,服貿協議攸關人民權益的重大政策,建立國會監督機制理所當然。另外,人民也應該要知道是誰參與協議談判,他們本身是否涉及相關利益關係,有沒有維持角色的中立。

台北大學陳耀祥助理教授也指出,這波民主世代帶起的太陽花學運,帶給台灣自由民主新的希望。他也提到,目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僅處理兩岸人民關係,而兩岸官方關係卻是隱晦不明,現行條文也給予太多空白授權。同時,他認為應該要思考以公民投票處理重大政策爭議的可行性,立法院可依公民投票法第16條規定發動公民投票,進行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這次太陽花運動已蓄積相當大的政治能量,立法院應修改公投法,還給人民直接民主的公民投票制度。此外,陳教授認為應制定政黨法,規範政黨之運作。

賴中強律師則表示,佔領國會代表著對代議體制失靈的批判。而現行立委選舉制度無法選出弱勢代表,應該修憲增加政黨比例代表,改並立制為聯立制,增加弱勢代表名額。同時,賴律師也建議,國會在討論重大爭議法案時,應讓民間參與討論,並且給予相當的議論空間後,再交由代議士投票表決。他也認為,現有政黨若無法反應人民的聲音,未來勢必會誕生新的政黨,並且獲得國會席次。

公民覺醒聯盟代表王希也提出,本次太陽花學運不只是學生運動,而更該稱為公民運動,但大多數為青年。他也提到,統獨已不是問題,他們在意的是,想要選擇自己要怎麼樣的生活方式,並且對於民主自由、人權正義等價值的堅持,他們願意站上街頭,親身體驗民主。因此,本次運動的價值不只是在服貿協議是否被改變,也是讓人民知道立法院審議議案的過程,了解民主的價值。他也希望人民能打破期待明君聖主的心態,意識到自己才是國家的主人!

本次太陽花運動引發的許多議題,或許無法立即有答案與形成共識,但卻使得人民開始思考,並且關心國家的未來走向,公督盟堅信這絕對是國會改革的重要契機!公督盟將掌握這個契機,繼續與更多公民集思廣益,共同努力,一同打造優質民主的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