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杜絕黑箱,新制上路!地方議會全程開直播,哪些縣市還敢偷偷來?

文章類型 轉發新聞稿
發布時間 2020.07.29, AT 03:43 PM

全台22縣市議會,每年審核約1兆的縣市政府預算。但許多議會運作不透明,長期為人詬病。議會直播新規上路半年,議事品質是否提升?還有哪些縣市「黑箱」開會?

議會直播新制上路後,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表示,開會遲到的人變少了。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文  蔡立勳

2020-07-27

2年前,高舉「民主開箱」參選台北市議員的YouTuber邱威傑(呱吉),吊車尾當選,出乎許多人意料。從零開始參與政治的他,上任後不只開箱台灣民主,也參與了台北市議會的「開箱」。(看更多:第一步先別談政策 政治人物都想學的網紅術

今年1月開始,「地方立法機關組織準則」第25條新規上路。縣市議會除了考察及現勘,大會的會議實況,應透過網路或電視全程直播;大會及委員會會議應全程錄影,於會議後15日內,在網站公開影音檔至少5年。

台北市議會也配合法規,開始進行大會、委員會轉播。「大家對於開會細節更加注重,」邱威傑指出,開始轉播後,原本常常遲到、不認真討論議事的議員,都比以前上緊發條。(看更多:半個香港政界都來了!千位港人跨海觀選,能為香港帶回什麼?

讓他印象最深的是,過去若表訂10點開會,經常過了40分鐘,出席人數還未達法定最低開會人數,如今10分、15分便能開始開會。

至於屢次在議會透明度調查吊車尾的苗栗縣議會,也早於規定,去年3月開始轉播。

議員曾玟學觀察,最明顯的差異是,過去常有議員透過書面質詢,到了這屆,所有議員都是口頭質詢,也有議員力求表現、謹慎發言,「對於問政是好的進展。」

轉播新制上路半年,逾半縣市未達標

但截至7月,轉播新制實施半年,僅有10縣市議會符合規定。

從大會、委員會到程序、紀律委員會都有轉播,六都只有台中、台南達標;而南投縣、屏東縣議會表現最差,僅有大會轉播。(見表)

尤其,安排議事的程序委員會、攸關議員權益的紀律委員會,逾半縣市議會都沒有轉播。

南投縣議會議事人員指出,議會沒有轉播相關設備;屏東縣議會方面則表示,目前沒有轉播規劃,未來會依內政部規定走。

公督盟副執行長田君陽認為,由於地方自治,主管機關內政部的角色尷尬,無法有力督促縣市達到議事透明。即使內政部發文要求議會改善,但這種做法「比較像循循善誘」。

他也觀察,幾位2018年首次當選的議員,在問政上相對下了較多工夫,但在委員會未轉播的狀況之下,無法突顯與其他只重視選民服務議員的差距,反而埋沒這些不譁眾取寵的議員。

「地方政治要有不同樣態,不能只有跑攤,」田君陽語重心長。

長期以來,縣市議會常因地方派系勢力把持,議員多不重視問政品質與表現,淪為「分配資源」的場域;加上開會過程不公開,連會議紀錄等文字紀錄,也經常於會期結束後半年,才在網路上公布,致使外界未能及時監督,被譏為「黑箱作業」。(看更多:富士通國際策略長:AI是「黑箱作業」,如何透明化?

全台22縣市議會,每年掌握約1兆的地方政府預算。根據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歷年的議會透明度調查結果,議事透明度愈差的縣市,預算審議愈是放水。

以2016年透明度次低的苗栗縣為例,當時連續22年無刪減預算;新竹縣、嘉義縣也各自連續12年、4年未刪減預算。

長期研究地方政治,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趙永茂強調,只有議會透明,才能打破政商勾結、派系分贓經費與資源的關係。也因此,提升議會議事透明度,加強監督力道,成為各界共識。

但議會議事轉播,是否真的就能杜絕「黑箱」議會?

開會過程轉播後,檯面下運作的事情更低調

曾玟學認為,對於議會內人數較少的黨派而言,議會透明,更能有效監督縣府;但「原本在檯面下運作的事『會更地下化』。」

他解釋,原本即與縣市政府、議長較親近的議員,若要「處理事情」,仍是私下向局處首長請託,「一定不會在質詢台處理。」也就是說,即使法規訂得再周延,這些陽光照不到的陰暗處,還是得靠議員自律。

也有絲毫不在意議會轉播的情況。金門縣議員董森堡告訴《天下》,有同事在中午餐敘微醺後,下午仍到議會質詢。

「我講一句實在話,他只要顧好他的幾千票,能夠當選,直播對他來說有什麼用?」一位金門政治觀察者不諱言。顯然議事轉播對於地方議員而言,箝制效果仍有限。

田君陽也直言,「議會不用靠問政就可以贏得選票,是最大問題點。」

但在選民結構逐漸改變,問政品質更被重視的現在,無論是國會或議會,議事透明度只會愈來愈高,那些忽視直播、問政的代議士,早晚也將隨著時間漸漸被淘汰。(責任編輯:陳郁雁)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