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去看年金改革的崩世光景

文章類型 公督盟活動
發布時間 2019.11.22, AT 12:24 PM

【講座摘要與心得】帶你去看年金改革的崩世光景

  去年十月爆發勞保財務危機以來,針對年金改革的討論不斷,朝野各黨也提出各種不同方案版本,但至今仍未達成共識。「勞保破產」的議題,也讓民眾開始擔心起自己退休後的生活,也關心起年金改革的議題,然而,各種不同的方案版本和計算費率卻又複雜的讓人搞不懂。

這次年金改革講座,苦勞網孫窮理大哥用很清楚的方式介紹了年金改革,也提到了幾個一般民眾能夠切入的重點:

一、真正的危機不是「勞保破產」。     

  年金改革的危機是什麼?其實除了媒體上吵得沸沸揚揚的「破產」,可以分成短、中、長三個時間軸度去看:短期的危機是因為投保人信心不足產生的擠兌危機;中期(約10-15年間)的危機是基金收支不足,也就是所謂的「破產」;長期的危機則是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少子化、薪資停滯、利率走低。

  而這些危機要如何透過年金改革來解決呢?短期來說,只要不要「自己嚇自己」就可以了,這也是為什麼當勞保破產的聲音一出現,政府就一再對社會信心喊話,告訴大家「一次領」不划算;中期的收支不足問題,則是需要制度調整改善的;而長期的社會結構問題,則是年金改革根本無力、也不可能解決的問題。

 

二、「破產」是錯誤的說法。

  提到勞保年金要破產了,大家似乎都會很直覺的想到:那我們要怎麼讓它「不要破產」?但事實上,潛藏在危機下面的三大結構問題不解決,任何勞保制度改革,都救不了勞保,總有一天會出現入不敷出的情況;反過來說,假如這三大問題解決了,勞保的危機也會自然解決。

  因此,年金制度的改革並不是為了要讓勞保「不要破產」,因為制度改革本身並無法解決此問題,只是要延長「基金足夠支付」的時間而已,讓政府在這段時間裡面,能夠去處理三個長期的危機。

  所以政府除了提出年金改革,同時也應該提出解決三大結構問題的方法。

 

三、「政府負最終責任」沒有意義、以及要如何看政治人物提出的版本是否「負責任」?

  在外界紛紛要求、提出政府要負擔勞保最終責任,以安定民心的情形下,孫窮理大哥卻提出了不同的觀點:「最後責任」是沒有意義的,政府很容易就可以不讓這個「最後一刻」發生,把它放進去法案內容中,只是在呼攏大家。

  而對於不同版本的「降低給付」、「增加保費」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在現行制度下,勞保會在2027年「破產」,各版本提出的方法雖然可以讓勞保不在2027年「破產」,但卻只是「延後」基金不足支付的時間而已。就長期來說,不管是哪一個版本,都還是會「破產」;而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或政治人物,不應該只告訴我們「提高保費、降低給付」是解決勞保危機的「必要之惡」,更要清楚說明在這樣的制度改革之下,勞保基金可以給付的時間又是多久?在這段期間,政府打算做什麼樣的制度改革?

  在網路十分普遍的現在,有時要理解一件事情仍然不簡單:因為訊息太多了,在我們還不了解一個議題的核心的時候,要過濾真正值得閱讀的資訊並不容易。更多的時候,我們也很容易讓自己的思考方向被媒體敘述的框架操作,而看不到更大的問題、或是更好的做法;例如新聞媒體一直在比較不同方案的所得替代率,我們就執著於「怎麼樣的替代率合理」,卻忘了回頭去想「年金制度」的本質和原意是什麼?──不是提供「金錢」,而是提供「退休後的照顧」;孫大哥提到,台灣為什麼所得替代率高?因為台灣除了這些之外,什麼都沒有。

  在思考勞保基金不足支付、年金制度的改革時,我們也應該思考除了錢,老年人需要的照顧和制度是什麼?像是公共醫療制度、健保的改革、公共房屋、社區照顧、喘息服務與公共的安養機構等照護制度。

  有時候,「錢」往往是政治人物最簡單、也最便宜行事的作法:老年人生活需要照顧─發放老人年金;出生率低─發放生育補助。卻忽略了整體制度是否友善,更可能在福利大餅下讓國家債台高築;最後可能是錢並沒有讓民眾生活得更好,只是讓一切更加商品化、市場化。

  制度的改革並不簡單,也不容易了解;但也正因為不容易,才更需要你我一起來關心,不被政府隨意呼嚨過去。

 

  關於年金制度,苦勞網製作了一系列專題、圖像化的說明、也正計畫出版專書,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年金制度專題:http://www.coolloud.org.tw/tag/【勞保危機】專題系列

圖像化說明:http://zh.scribd.com/doc/134191379/201304苦勞季刊第4期

 

【講座資訊】

帶你去看年金改革的崩世光景

主講:孫窮理|苦勞網記者

時間:102.3.27(三) 19:00~21:00

地點:旅人好好窩,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3巷3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