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晚報】號召公民力量 憲改時刻? 選舉時刻!

文章類型 轉發新聞稿
發布時間 2019.11.26, AT 11:05 AM

【聯合晚報╱記者李光儀/特稿】

現任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提出修憲主張時,幾乎不發一詞的蔡英文,卻在幾乎是當選黨主席的同一時間,在媒體投書「我對憲政改革的主張」,無疑是為未來憲改的攻防拋出震撼彈。而修憲議題是不是會成為朝野下一波攻防的焦點,也將再次受到矚目。

蔡英文提出的修憲觀點,包括「增加國會席次」、「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採取德國聯立制」、「降低政黨門檻」,以及「一般公投門檻降低」等。與蘇貞昌的「國會席次增加到二百至三百席」、「改採內閣制」、「不修總綱」等主張相比,看似具體,但其實距離核心問題更遠。

不論蘇貞昌或蔡英文,念茲在茲國會席次增加,都不是著眼國家體制,而是「國會席次減半」主張,確實已讓民進黨成為立法院的「萬年老二」。即使蔡英文贏得總統大選,仍必須受制立法院「朝小野大」的格局。她的主張,與其說是「憲改工程」,不如說是「完全執政工程」。

至於「內閣制」,蘇貞昌提出時曾請林濁水與蔡溝通,但當時蔡「興趣缺缺」,如今刻意忽略,當然也合情合理。畢竟很有機會當選總統的蔡英文,不會希望自己當選後變成「虛位元首」。可以想見,「內閣制」的討論應該就到此為止,朝野不會再有人提起。

對於公投的看法,著眼於反服貿群眾的訴求,也是蔡英文將憲改和「民間力量」結合的一環。不管過或不過,都是強力的政治號召。提公投的理由,與不提「憲法總綱修不修」的理由一樣,都是著眼於政治動員,而非實質改或不改。

總結來看,不管現在是否是蔡英文口中的「憲政時刻」,總是兩次大選即將到來的「選舉時刻」。蔡英文避重就輕,連當年民進黨是主張修憲的首惡責任,只以「民進黨付出了代價,也應該要擔負起一部份責任」輕輕帶過,就證明這只是個政治主張而已。

只是這樣的主張放到選舉,就是號召社會動員的大旗。已經站在下一個議題的攻擊發起線的民進黨,一如「公投綁大選」,會不會在適當時機進一步喊「修憲綁大選」,就看蔡英文怎麼運作「公民力量」了。

【2014/05/26 聯合晚報】  

現任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提出修憲主張時,幾乎不發一詞的蔡英文,卻在幾乎是當選黨主席的同一時間,在媒體投書「我對憲政改革的主張」,無疑是為未來憲改的攻防拋出震撼彈。而修憲議題是不是會成為朝野下一波攻防的焦點,也將再次受到矚目。

蔡英文提出的修憲觀點,包括「增加國會席次」、「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採取德國聯立制」、「降低政黨門檻」,以及「一般公投門檻降低」等。與蘇貞昌的「國會席次增加到二百至三百席」、「改採內閣制」、「不修總綱」等主張相比,看似具體,但其實距離核心問題更遠。

不論蘇貞昌或蔡英文,念茲在茲國會席次增加,都不是著眼國家體制,而是「國會席次減半」主張,確實已讓民進黨成為立法院的「萬年老二」。即使蔡英文贏得總統大選,仍必須受制立法院「朝小野大」的格局。她的主張,與其說是「憲改工程」,不如說是「完全執政工程」。

至於「內閣制」,蘇貞昌提出時曾請林濁水與蔡溝通,但當時蔡「興趣缺缺」,如今刻意忽略,當然也合情合理。畢竟很有機會當選總統的蔡英文,不會希望自己當選後變成「虛位元首」。可以想見,「內閣制」的討論應該就到此為止,朝野不會再有人提起。

對於公投的看法,著眼於反服貿群眾的訴求,也是蔡英文將憲改和「民間力量」結合的一環。不管過或不過,都是強力的政治號召。提公投的理由,與不提「憲法總綱修不修」的理由一樣,都是著眼於政治動員,而非實質改或不改。

總結來看,不管現在是否是蔡英文口中的「憲政時刻」,總是兩次大選即將到來的「選舉時刻」。蔡英文避重就輕,連當年民進黨是主張修憲的首惡責任,只以「民進黨付出了代價,也應該要擔負起一部份責任」輕輕帶過,就證明這只是個政治主張而已。

只是這樣的主張放到選舉,就是號召社會動員的大旗。已經站在下一個議題的攻擊發起線的民進黨,一如「公投綁大選」,會不會在適當時機進一步喊「修憲綁大選」,就看蔡英文怎麼運作「公民力量」了。

【2014/05/26 聯合晚報】